医保之外 弱势群体用药还有这个辅助保障

分享到

2018-09-13 来源:中国医疗保险 作者:刘开心 浏览:

  来源:中国医疗保险  刘开心
  
  近年来,我国十分重视仿制药产业,提出要按照鼓励新药创制和仿制药研发并重的原则,平衡药品专利权人与社会公众的利益。在《中国医疗保险》杂志社举办的第十五期青年药政论坛上,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刘正琛秘书长认为,慈善组织的正规化、平台化、社会化,使其承担了越来越大的社会责任,对于弱势人群用药,除了政策扶持、家庭缴费,慈善组织也在发挥着辅助作用。
  
  我国的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秉承公平、公正的原则,每位参保人履行了缴费义务后,所享受到的福利、待遇是一样的,保证达到最低医疗保障。但对于弱势群体来说,仅做到最低保障是远远不够的,经济、治疗、心理等多方面,仍需要救助。慈善组织就是在多层次的医疗保障工作中发挥补充的作用,对保障不到位的地方做弥补。
  
  经济扶持
  
  弱势群体即便有了基本医疗保险,但遇到大病、重病时,个人自付的部分依旧压力沉重。国内很多二三线城市的医疗服务水平比较低,患者要离开家乡出去治疗,成本是很高的,在经济上给予支持,让他们无后顾之忧的去配合治疗,获得有质量的医疗卫生服务。
  
  据最新数据统计,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有1100多家。随着2016年慈善法的出台,公益组织逐渐向正规化迈进,捐献流程逐步完善,所筹善款可以帮助到更多的患者。以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为例,目前已累计资助4000名患者,总资助金额达1.4亿元人民币。
  
  慈善互联网平台的飞速发展,力量也不容小视。比如,白血病女孩鲁若晴得病之后放弃治疗,而网友通过新浪微公益平台三天就为她捐助了100万元用于治疗。之后又募集了300多万元,这笔款项不光资助了鲁若晴,还资助了更多需要帮助的患者。腾讯公益自2014年开始启动,每年也帮助到很多患者。还有一些其他的商业平台,如轻松筹、水滴筹等,这些机构大概一年能帮患者筹集救助资金100亿元左右。此外,很多明星也加入到公益募捐中,社会各界都在为慈善贡献着自己的力量。
  
  项目扶持
  
  基本医疗保险政策保障的是基本医疗,对重大疾病的重点项目,有针对性的政策并不多,这时,慈善组织会做专项的项目扶持,精准救助。如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建立了国内第一家,也是唯一一家民间的骨髓库——阳光骨髓库,该骨髓库不仅救助扶持对象,同时面向大众开放,为全社会提供骨髓捐献资源。
  
  此外,重大疾病的灾难性支出,是我国最广泛和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,为解决这个问题,如果政府想推动一些制度创新,很可能要面对很多行政伦理的冲突。比如政府想对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做一些政策实验,则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有机会得到帮助,而其他重大疾病的患者是不是也应该得到帮助?这时,社会组织就可以发挥其灵活性,能够帮助政府做一些政策实验和社会创新。
  
  举个例子,2013-2016年,在青海的白血病儿童的家庭中,有62%的家庭因贫、因恐惧贫穷放弃治疗。为了帮助这些家庭解决因病致贫问题,政府及社会各界慈善组织联合起来,共同发力,成立社会创新联爱工程,设立“慈善-医保补充基金”。目前此创新正在河源市和青海省做试点,希望后续可以完善并推向全社会。
  
  联爱工程有三个中心,循序渐进,形成阶梯式工作。第一是健康技术评估中心:其一是对所有儿童白血病患者医保目录内的药提高报销比例(找刘秘书长明确一下,是在慈善组织内部给提高报销比例,还是干脆和当地政府沟通,在当地的医保报销过程中就提高报销比例)。其二是对现在还不在医保目录内的儿童白血病的新药,聘请复旦大学、北京大学做卫生技术评估,评估完以后(由什么地方)做评审,经过评审的药品会被纳入到慈善补充的医保目录,慈善组织为患者报销这些药品的费用。这样在河源市和青海省就可以给儿童白血病患者做兜底式的治疗,来探索可复制的模式,将经验提供给国家相关部门。第二是优医中心,对医生专业技能培训,支持多中心协作组、专科医生进修,建立科室,建立省级儿童血液肿瘤救治中心、专科联盟,培训基层和家庭医生。第三是社工中心,在政府的帮助下,支持补充报销、信息服务、心理与社会服务,帮助实施基层公共卫生服务。
  
  心理扶持
  
  医疗保险的保障只是基本医疗需求,只能保证治好病,但无法顾及到深层次的心理伤害。很多患者和家属虽然表面看起来与常人无异,实际上患病后的心理创伤可能要持续10年以上,因此他们都需要心理和社会服务。
  
  目前,慈善组织往往会定期举办患者之间的聚会,在活动时心理医生会对患者进行心理访谈,从效果来看非常有益。
  
  比如,很多患病的儿童因不能到学校读书而产生心理问题,病房学校的陪伴式教育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一问题。病房就是学校,学校也是病房,一边治疗一边读书,还有小伙伴的陪伴,身心和病痛都能得到治愈,一举两得。或者是对患者的临终心理关怀,很多时候医生无法开出吗啡等止痛药,心理医生会教患者进行疼痛管理,正确看待死亡,平复心理。
  
  国家对患者经济资助的重视与政策倾斜,加上十年来我国经济高速发展,使得慈善组织迅速成长,不断扩大、增加,社会福利层出不穷,打破地区差异、贫富差距。科技的进步,有了互联网募捐,社会救助变得更加方便。从2011年-2012年开始,患者放弃治疗比率明显下降,加上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启动,报销比例提高,加之国家对于某些疾病的免费治疗,大大提高了弱势群体战胜病魔的信心。
  
  存在的问题
  
  第一,是经济评估困难。现在贫困户越来越难获得建档立卡,越是有资源的人越能开出各种证明,弱势群体获得不到资源,无法申请贫困补助。
  
  第二,家访时间非常紧。慈善组织很难做到像助学那样对每个患者都家访,而疾病无情,时间紧迫,对患者来说有时可能一天都等不了,并且医疗救助也不是发两次基金就能解决问题的。如何提高访问效率,早日对患者进行救助,是需要解决的难题。
  
  第三,控费困难,救助费用不断上涨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医疗费用的涨幅也十分迅速。比如,骨髓移植在十几年前只需要30万,而现在150万的医疗费用都很常见,不仅医保基金紧张,慈善基金费用也紧张,控费任务十分艰巨。
  
  第四,国产药的质量与疗效能否与原研药一致。国产仿制药价格低,原研药费用昂贵,但是二者药效是否一致的研究比较缺乏,因此很多人认为原研药的效果一定好于国内仿制药,对国内仿制药缺乏信心。应该选择价格低的,还是费用高的,是所有患者都会问到的问题。
  
  第五,慈善组织之间资助数据不能共享,甚至有的慈善组织存在欺骗行为。比如某些慈善组织会建议患者筹30万元,而实际上患者只需要10万元,剩下的钱由慈善机构私吞,不仅是假借患者名义行骗,更是对捐款者爱心行为的欺诈,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。
  
  对未来的展望
  
  慈善组织希望可以帮助到更多人,但一个机构的力量是有限的,还需要全社会的协同合作。
  
  一是,公开、公示求助者的真实信息(在求助者同意的情况下),让公众来进行经济评估,或与当地民政、税务部门帮助、协作,来核实求助者的经济情况。
  
  二是,建立全国志愿者网络,联系各地的志愿者组织,争取在每个地区都有家访志愿者,能在三天内完成家访。
  
  三是,希望“慈善-医保补充基金”的成功在政府部门的推动下能够在全国实行,在救助费用不断上涨的背景下,被救助人依旧不用担心治疗费用,安心治病。
  
  四是,希望尽可能多的药物通过“仿制药一致性评价”。在“一致性评价”这个金标准之下,医保、慈善组织等购买方直接锁定低价且质量一致的仿制药,医生不再给患者推荐动辄几倍的原研药,这样才能实实在在的降低医保和患者的经济负担。
  
  五是,希望医保局的医疗救助部门能够牵头,协调好医保、商业保险、慈善组织在发票方面的需求。例如,制定统一的中国医疗保障结算单,医疗保障相关的各个部门共享治疗和救助的数据,以防出现骗取医保金、慈善基金的现象,方便被救助人获得更多的帮助。
  
  特别鸣谢
  
  西安杨森
  
  第一三共(中国)
  
  诺华肿瘤
  
  辉瑞中国

推荐阅读

热点排行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• 手机站

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属网站 《中国医疗保险》杂志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3549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2386号